我果然一夜未能成眠,邻近天明时,才浅浅入睡。

苏恒已经醒过来,却并没有吵我。我便放任自己睡着。

红叶带了人进来伺候他洗漱。他穿好了衣服,回身为我掖了被角。衣袖挺括的边料碰上我的脸颊,微微染了熏香气片刻后,他低声对红叶道:“……若皇后问起来,就说朕找周赐喝酒去了。”

红叶道:“喏。”

他这就是多余了,一来,我未必关心他要去哪儿。二来,红叶未必会跟着他瞒我。

三来,他的行踪我也未必真心猜不到。

不过他离了椒房殿,屋子里弥散的令人烦躁的气息散去,我心中松懈,终于能安稳的睡过去。

苏恒这一日去的久,邻近傍晚了也还没有回来。

倒是照常差遣了方生来送汤羹,做出

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。

原网页地址:https://www.huoq.com/books/23419/1276850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