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直过了酉时,苏恒才终于命人把韶儿送回椒房殿。

这孩子跟着苏恒闹了一整日,回来不一刻就打了三个哈欠。黑眼睛水汪汪的,用肉指头一揉,连睫毛上都沾了水。

我哄他去睡。他努力睁着眼睛说,“韶儿还没用晚膳。”

……想来是中午吃得太久,晚膳的时候不觉得饿,一直过了时辰才觉出来。

我这边一向备着当归鸡汤,便命人取来,让他就着吃几口。

他说:“韶儿想吃长寿面。”

我说:“在父皇那里没有吃?”

他摇了摇头,道:“父皇说等母后一起去吃。母后一直不去,韶儿饿了,父皇就生气了。”

我心里不知怎么的,就有些难受,道:“娘煮给你吃。”

然而等我

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。

原网页地址:https://www.huoq.com/books/23419/1276850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