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了这一回,乔明渊打开了新世界,觉得前十年那活儿都是白干的。

他头抵着慕绾绾,语气很柔:“乔夫人,你总不能让我把有限的精神投入到对其中的想象里去吧,我得专心干好事业,带兵打仗还要努力赚钱,你要是能让我得偿所愿,我想我会很有动力的。”

说得又真诚又可怜,让人都挑不出什么错处来。

慕绾绾心软啊,见男人可怜巴巴的到底不忍心:“回家再说。”

这不是等于是默认吗?

乔明渊险些一跳三丈高,搂着妻子又吧唧了一口,才将人送上了马车。来时两大桶酸梅汤,走的时候空空如也,工人们都高兴,站在路边挥手送别夫人。

在这些淳朴的百姓们看来,乔大人和乔夫人都是顶顶好的两个人,不说乔大人爱民如子,一切努力都在为他们谋福利,就说乔夫人,那是

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。

原网页地址:https://www.huoq.com/books/21531/3715374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