阮安西在县医院被救醒之后,立刻转院到了花城的某私立高端医院。

这里更贵,但安静,也更安全。

等阮安西输完液后,宁染准备要走了。

但阮安西不许她走,理由是他现在就一个人。

万一他死了,连个收尸的都没有。

这个理由听起来很悲凉,但也好像很无赖。

宁染无奈,“你这是赖上我了?”

“不算是,我可以付给你护理费,你要多少都行,一天十万够不够?”

这是一句听起来财大气粗的话,但事实上财大不大宁染不清楚,但气粗是没有的。

因为阮安西现在的状态不是气粗,是气若游丝还差不多。

“十万确实不少,可我不愿意干!

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。

原网页地址:https://www.huoq.com/books/1716/4866117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