鸠浅在迷茫了一阵之后,有一丝大脑痛疼的感觉。

冥冥中好似上天拨动了什么他脑子里中的开关,他突然觉得记忆中的内容好像被人动过。

然而,要真是这般,鸠浅觉得自己不可能豪不记得。

于是,他苦苦思索一阵。

最后,他得出了一个结论。

他想多了。

于是,他不再多想,进入大阵之中,与裴三千赤身相贴。

这个大阵大作用没有,就也只起一个束缚的作用,使被动接受之人无法自主离开。

束缚用在秦画的身上就是将身边的人禁锢住。

鸠浅现在使用,那便是因果相融。

原本就是生命相平的两人,在今日之后,便会因果相连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。

原网页地址:https://www.huoq.com/books/16238/3715323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