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以秦时根本就没有关机而是一直保持畅通。

对于陆宁晚的质问,秦时早就做了一万种回复的准备。

听到电话被接通,陆宁晚不能当面就生气他努力地压制住自己心里的怒火,强行让自己的语气变得柔和。

强迫自己挤出一个不情愿的微笑,“秦哥哥,你人在哪里?我怎么没有到你?”

“我走了。”秦时回复。

“不要闹了不?你忘了我们今天来是干什么的吗?你还没有到我身上这身婚纱,不呢?你在哪里,我现在过去找你。”

陆宁晚语气柔和就像哄孩儿一样,生怕有一个字的不当,惹怒秦时。

秦时冷哼一声。

以前都是他想尽办法的去哄陆宁晚开心,对她百依百顺的依着,生怕她有一丁点儿的不开心受委屈啊!

此刻,被陆宁晚追捧着,没想到这种感觉还让他有点兴奋。

“不用找了,刚才公司突然来电话,有一个紧急的会议需要我去处理,我回公司了。”秦时明确地把自己的去向告诉陆宁晚。

陆宁晚楞了一下,感觉遭受雷击一样。

公司的一切明明都在她的掌握之中,为什么有紧急文件的时候她不支持。

最让她不能理解的是,陆宁晚明明已经把公司里外外全部的把控。

怎么还会有人跟秦时联系上?

果然秦时在公司的实力盘根错节,绝非是陆宁晚想的那么简单。

“是吗?都怪我最近忙着跟你结婚的事情都忘了公司。我怎么有紧急文件,我一点都不知道。”陆宁晚为自己的得意忘形买单。

“没事,你就安心是你的婚纱吧。”秦时完正要挂断电话。

“等等,婚纱改天再试也不迟,竟然是有紧急的文件,我也立刻赶过去了,等我一会儿马上就回去。”

陆宁晚迫不及待的脱掉身上的婚纱,扔掉头纱急忙出门,紧急的拦了一辆出租车就赶到了公司。

“师傅,我有急事,麻烦您快一点。”

陆宁晚着时间,不停地催促出租车司机。

算算秦时离开的时间,跟她也就前后脚的功夫,只要司机开车够快的话,他一定能够赶上处理文件。

但是,紧赶慢赶,陆宁晚还是算错了一步。

等他赶到公司的时候,秦时已经把文件完美的处理掉。正在给内部人员开紧急会议。

“秦哥哥,你怎么不等我回来就已经把文件处理完了。”陆宁晚冲到会议室,着众人异样的眼光。

“为什么?”秦时问到。

“你不是委托我处理公司的事情吗?我当然有权利过问一下。”陆宁晚理直气壮的到。

秦时这陆宁晚天真的样子,忍不住笑了一下。

“没错,之前是把这件事情委托给你了,但是现在我已经回到了公司。我想我们之间的委托应该不用了吧?”秦时淡然的着众人,“你们觉得呢?”

“不用。”

“当然不用了。”

众人对秦时少有三分的忌惮,所以他们只能随声附和,不敢有自己的意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