冲进食堂的时候,陈非马像一头饥饿的老虎,感觉能吞下一头牛来。他要大鱼大肉,饱餐一顿,补充元气。然而在排队点餐时,伸手往身上一摸,顿时成了苦瓜脸:

这段时间往医院跑得勤,月份刚开始不久,可生活费已经花得七七八八了。都说“温柔乡乃销金窟”,原来医院才是真正的无底洞。

没钱了怎么办,难不成要吃土了?

陈非马心里有点慌。

每个月家里给的钱不算多,但解决温饱没问题,对此他一向知足。家里本就不宽裕,爸妈辛苦劳累半辈子,已经很不容易了。所以他不愿意开口,叫家里打钱。

思前想后,恐怕只能去找份零散兼职来做,赚些生活费了。

可以预见的是,接下来的日子会过得很难很苦很遭罪。

钱包干瘪,果然才是最大的原罪。

还有,穷是种病,得治!

陈非马并不愿自己变得愤世嫉俗,人活着,总得面对现实

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。

原网页地址:https://www.huoq.com/books/14222/922981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