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非马有个优点,认准了便上,从不拖泥带水。看时间十点未过半,当即致电郭中衡,说要接手食指私房菜。

郭中衡很高兴,还说让陈非马现在出去,找个地方详谈,有专车来接。

陈非马却拒绝了:“郭老师,不好意思,这个点不早了,要休息了。”

郭中衡一愣神,晚上十点多,对于很多年轻人而言,夜生活才刚刚开始,陈非马竟然说要睡觉了。

嗯,大概是在店里掌勺,忙活了几个小时,累了。

第二天,下午只得两节课,上完之后,陈非马没有去踢球,而是与郭中衡约定在店铺里,商讨合同之事。

这不是做兼职,而是正式做生意,很多东西,需要一个合法的流程,而非随便的口头协议。以后有什么事,都可以说得清楚,而非互相扯皮。

跟昨

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。

原网页地址:https://www.huoq.com/books/14222/1825924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