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非马搓了搓手:“郭老师,我有个不成熟的想法。”

作为一名有个性的私房菜老板,郭中衡更喜欢被叫做“老师”,而不是“老板”,觉得人文气息要浓重些,不像“老板”,听着就市侩,俗气。

不得不说,有钱人的生活就这么讲究。

郭中衡道:“你说。”

陈非马想了想,终是开口:“郭老师,要不,你不在的这段日子,由我来掌勺,继续开门?”

“你?”

郭中衡有点意外。

“我家里开饭馆的,每逢寒暑假,店里忙的时候,我经常帮父母掌勺,所以也会点手艺。”

说开了,也不胆怯了。

家里开饭馆的事,前时闲聊的时候,郭中衡听他说过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。

原网页地址:https://www.huoq.com/books/14222/1519832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