方巡站在一旁,看着凌空横立的方泽,眯着眼,任由周围的飞沙走石打在身旁的气罩上。

“师兄从半年前开始,自从见过青州御灵大家凌空开口为字之后,便颇有感悟。”

“这几个时节以来,也有试探过不少的功夫,只是奈何在最后一步总归跨越不过,想来今日公子前来,师兄有意想要再尝试一下。”

“只是不只师兄能不能够成功,师兄所创之字,乃是观大家而演变而来,论难度小了不少,可对于师兄不过大修士的境界而言……”

“未免难度有点太大!”

“哦?既然这样,不知巡兄所创何字?”云清看着方巡在空中,费力的写下一笔,整个人额头青筋暴露,豆大的汗水还没有来得及落在地下,便转瞬间蒸发,每下一笔浑身的金光便虚弱一分。

方巡看着方泽,摇了摇头:“我也不知道师兄所创何字,字的含义往往需要经过大道认可才可以拥有它的意思。”

“字的意义是大道赋予的,何我们都没有关系,我们只是一个单纯的创造者而已!”方巡看着方泽,语气中带着一丝感慨,说道。

而此时,正在半空中创字的方泽手下的笔已经在发抖了,额头上青筋暴起,整个人咬着牙关浑身都在颤抖。

手下的金色光芒已经或明或暗,出现了淡淡的虚化的想象。

方巡皱了皱眉,暗叫一声:“不好!师兄坚持不住了!”

“咔擦!”天空突然一声巨响,猛地闪过一道紫色的雷光,半空中的方泽仿佛被吓了一跳。

方泽手上突然脱力,手中的毛笔无力的掉在地下,浑身一软,脚下的金光消失不见,背后淡淡的文字虚影彻底消失。

“大道惊雷!师兄失败了!”方巡喊了一句。

急忙腾身上前,一把接住从空中掉下来的方泽,有些着急的看了一下方泽的情况,那可是大道惊雷啊!

看着面色苍白,大汗淋漓的方泽,气息还算稳定,方巡松了口气,好在方泽只是有些脱力。

方巡急忙从衣袍里拿出一颗小小的丹药,喂给虚弱的方泽。

方泽吃下丹药,脸上闪过一丝青色的光芒,脸色好了不少的,云清凑过去,看着方泽,问道:“泽兄感觉如何?”

方泽摇摇头:“无碍!只是略微有这脱力而已!算不得什么,只是让云兄见笑了而已……”

云清见方泽不像有事的样子,也松了口气,摆摆手:“泽兄能够改天地之未有,已经是大勇气,自然没有什么好见笑的。”

方泽摇摇头:“我创字本就是观大家创字演化而已,论难度,甚至说不上创字,更何况,已经试过了很多次了,都没有成功……终归天资不够啊!”方泽说着,脸上有些失望。

云清淡淡一笑,宽慰道:“修炼本非坦途,出现失败,总归是正常的。”

方泽笑了笑,说到:“云兄这样说,虽然我知道是好意,不过心里终归会有阻碍,我先回去调息一下!让方巡陪云兄切磋吧!”

云清点点头,方巡转身扶着方泽进入房间休息。

云清站在原地,看着方巡安顿好方泽过后走出门。

嘴角扯起一丝笑容,这里的说到:“巡兄!不妨,现在我们来切磋切磋如何?”

方巡笑了笑,没有说什么,只是纵身飞离旁边的房子十几丈,看着云清,一根书简从衣袍里面飞出,在空中盘旋。

“云兄有意!我怎么可能不相陪?我亦有意,云兄!出剑吧!”方巡大喝一声,背后突然出现一连串的文字虚影。

“我叫山川化作甲!”方巡直接出手,没有其他的废话,一声暴喝,手中的书简幻化出一座几丈大小的山峰。

“腾!”方巡皱眉喊了一句,双手一抬,空中的山峰直接飞了起来。

“云兄!小心了!”方巡大笑一声,双手往前一抛,手中的山峰直接飞了出去。

带着磅礴的气势,山峰还未及面,一股强烈的威压伴随着劲风扑面而来。

云清大笑一声:“来的好!”浑身白袍飒飒作响,云清左手一抖,一把青色长剑出现在手中。

“让我来试试!几个时节未见!巡兄可有大长进!”云清轻喝一声。

手中的长剑只是简单的一个前刺的动作,长剑出手,如同一道白色奔雷。

眨眼的时间,山峰和长剑“嗡”的一声碰在了一起。

云清只觉得手上一股巨大的力量透过手中的长剑传递到手上。

云清有些惊讶,看来多日不见,方巡的有了不小的进步啊!

手中的长剑一抖,发出阵阵音浪,卸下山峰传来的巨力,随即侧身一跃,手中的长剑在空中划过一个弧度,那座巨大的山峰被挑到一边。

“该我了!”云清喝了一声,双手迅速结了一个剑指:“奔雷剑!”

手中的长剑一阵嗡鸣,化作一道流光直取方巡咽喉。

云清脚下气息流转,踏着玄妙的脚步,带着道道幻影,掐着剑诀直接冲了上去。

“疾!”云清沉声喊了一句。

长剑叮的一声打在方巡面前的护罩上。

方巡看着近在眼前,闪烁着寒光的长剑,暗叫一声:“速度好快!不好!”

眼前的护罩开始发出咔嚓的声音,开始慢慢碎裂。

方巡眼中瞳孔一缩,急忙后退几步,嘴里大喝一声:“星光入怀!”

方巡头顶上白日里突然出现一道淡淡的星光,径直出现在身前。

面前的护罩伴随着咔嚓一声,应声碎裂,一道巨力突然从胸膛的地方传来。

方巡闷哼一声,心中有些震惊:“短短几个时节不见!居然变得这么强大了!”

方巡急忙后退,伸手一招书简,腾空而起,眼中爆射出一道金光:“满城尽带黄金甲!”

眼前的空地上突然出现了十几具浑身带着金光的金甲战士。

“上!”方巡大喝一声。

原地不动的士兵运动起来,手中的长枪指着前方,猛地冲刺。

云清直接冲上去,一把接住长剑,身体在空中扭出一个异常扭曲的弧度,闪烁着寒光的长枪从眼前擦过去。

方巡眼中闪过一丝凝重:“妖族的柔身术!”

手中的书简飞起,方巡大喊一声,“千灯撮影黄昏后!”

手中的书简瞬间出现密密麻麻的一大片。

“摄!”方巡口中一喝。

密密麻麻的书简变成道道流光直接飞了过去。

云清身体扭曲成一个奇异的弧度,直接来到金甲士兵的身后,手中的长剑在手中划过几道流光,身后的几具士兵直接化作一片金光消失不见。

此时道道书简已经带着凛冽的劲风已经飞了过来。

“儒生就是烦!”云清口中有些感叹的喝了一句,急忙调动身上的灵气。

方巡只看见还停留在半空中的身影被一道道书简直接穿过。

方巡眼中流露出一丝诧异:“怎么回事?”

方巡下意识的看了一眼,书简顺利的穿过半空中的白袍身影。

可是想象中的穿透肉体的声音,或者是鲜血根本就没有出现,仿佛直接穿过一片虚无。

“不好!虚影术!”方巡何等博学,一眼就认了出来。

还没有来得及反应,后脑勺突然传来一阵锋利的刺痛感!

“千山飞鸟渡人绝!”方巡口里急忙暴喝一声,

身后的长剑已然到了身前,清脆的剑鸣声仿佛就在耳边,可是他的渡决已经来不及了。

方巡下意识的把书简伸手放在脑后。

一股巨力从身后传来,方巡胸膛一闷,整个人被这股巨大的力量打的直接飞了出去,下一刻却身形消失不见。

云清御剑而行,立在原地,不远处的地方,方巡的身形突然一个踉跄露了出来。

方巡感受着有些昏沉的脑袋,松了口气,还好刚才渡决使用的及时!不然那一下,如果是在实际的战斗中一定会给打爆头颅。

方巡捂着胸膛,脸色有些苍白的看着对面的云清。

云清背手负立,气息依旧平稳,看着方巡,淡笑一声:“还要继续吗?”

方巡笑了笑,眼中涌现一股战意:“我等文士!没有绝对的绝望,可不会直接放弃。”

“来!继续!”方巡放生大笑,喊了一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