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在宁扬思索那个年轻的炼药师协会长老是何许人也,为何对他怀有明显善意的的时候,高台山中间座位的长老站了起来。

站起来的长老是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,虽然看上去苍老不堪,但是却精神矍铄,眼睛黑白分明,完全不像是一个老人。

老者身穿深青色炼药师长袍,胸口的药鼎图案周围有九颗白色丹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