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一切?!

神母骆仙不禁陷入了回忆与自问,她的一切都包括什么?

自从她被帝释天所救,传授给她圣心诀之后,她的一切好似都是围绕着帝释天与天门而存在的。

她的一切就是帝释天与天门嘛!

从前的神母骆仙对于这个问题的回答那是非常肯定的,但现在的她开始迟疑了。

抛开帝释天与天门来说,神母骆仙的一切难道不应该从自身而出发么?

那些年因为帝释天而封禁起来的人性,随着沈默这个问题宛如幼苗般疯狂生长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成长成为参天大树。

神母,即是所谓的神,而神是没有人性的。

随着骆仙的人性爆发,她已经不再是神母,而是一个真真正正的人。

骆仙静静地看着沈默面前漂浮的幽冥异血,数百年来,她第一次感觉到身而为人的畅快,以及从内心深处萌发的名为希望的东西。

沈默面前的幽冥异血就好像是那希望,只要接受它,便能开始全新的生活。

骆仙不禁自问,她到底渴望怎样的生活呢?

为了帝释天与天门,悍然赴死,还是为了希望,重新开始新的生活。

神母的意志告诉她,她应该去死,为了帝释天而死。

骆仙的人性告诉她,她应该活着,为了自己而活着。

在人性与神性的交战中,骆仙逐渐的明悟,迷茫在眼神中逐渐褪去,升起一股坚定与决绝。

她想活!因为那是人类的天性!

所以,神母死了,骆仙活了。

“我选择接受它!”

沈默微微一笑,念叨:“不久的将来你会为你现在的选择而感到幸福的。”

嗡!幽冥异血化作一道猩红流光没入骆仙的眉心,下一息,一股狂暴的力量爆发,并开始席卷骆仙的整个身体。

数百年的功力在幽冥异血的转化下绽放出耀眼的光华。

若是之前的神母,在强大的意志力抵抗下,注入幽冥异血无异于在沸水中撒入生石灰,继而引发剧烈的爆炸。

但现在的骆仙,已经在心理层次上接受幽冥异血的改造,所以,转化变得异常顺利,幽冥血族的力量在骆仙的体内流转,不仅赋予她永恒的生命,也让她觉醒了属于自己的血能。

生命通道!

骆仙能够跟目标建立起一条生命通道,将自身的生命力传递到目标体内,只要她不死,目标便不会死。

这是非常恐怖的能力,简直就是人型自走回血器。

即便是沈默,对于骆仙的能力也是颇为受用,谁会嫌自己的生命力少呢。

随着骆仙成为幽冥血族,她已然成为了沈默最忠实的属下。

就在骆仙转化的时候,沈默便收到了来自血煞堂的情报,雄霸已经离开乐山大城,准备前往灵药堂,看样子应该是想独自会会徐福,也就是真正的帝释天。

沈默意识到自己设下的局即将进入高朝,便是带着骆仙发动了缩地成寸符,以极为恐怖的速度掠向乐山大城。

沈默与骆仙必须在雄霸赶到灵药堂前,先一步见到帝释天,并将雄霸反叛的信息通过神母骆仙之口,传递给帝释天。

如此一来,雄霸与帝释天的大战,便顺利成章。

但根据血煞堂的汇报,沈默即便是马力全开,也不如雄霸的速度快。

如果让雄霸先一步见到帝释天,那么这个慌可就扯犊子了。

所以,必须阻止雄霸去见帝释天。

沈默当机立断,立刻派遣留守在乐山大城的天池十二煞前往阻拦雄霸。

没错,天池十二煞本就是雄霸的手下,让他们去阻拦雄霸,绝对能够争取到足够的时间。

???

乐山大城外。

雄霸混在出城的人群中,从东门而出,准备前往灵药堂。

可就在雄霸刚刚走出去不久后,便是察觉到自己被人跟踪了。

雄霸心中一沉,会是谁跟踪了自己?自己明明隐藏的极深,也没有表露出丝毫恶意,怎么会被人跟踪呢?

但当雄霸看清楚来人,一切就显得非常合理了。

食为仙,铁帚仙,狗王,戏宝,手舞足蹈,天池十二煞来了六位。

也对,天池十二煞自然是认识雄霸的,所以,他们追上雄霸,就显得非常合理。

雄霸表面上一阵冷笑,心底却是颇为惊讶,万万没想到天池十二煞还活着,“我道是谁,原来是我昔日的忠心属下,今日过来,是来重归我用的吧!”

食为仙鼓动着肥硕的身体,战天化气激荡,怒骂道:“雄霸,你还有脸说我们是你的属下,当时在酌情小林,你可是背着我们先一步逃走的。”

雄霸冷哼一声,质问道:“你们这些当下属的,难道不应该为主人赴汤蹈火,万死不辞么?”

狗王暴怒,骂道:“放屁!你这样不拿我们当人看的主人,就连我养的狗都不如。”

戏宝玩弄着手中的戏曲人偶,念叨:“雄霸,我们还应该感谢你,当年若不是你将我们留在酌情小林,我们又岂会得到圣堂之主的恩赐,成为血煞堂一员,拥有如今成就。”

雄霸老脸一拉,又是圣堂,又是那个圣堂之主。

先是步惊云,然后又是天池十二煞。

雄霸好生培养出来的人才,怎么都成为了对方的狗腿子。

难道他雄霸真的不如对方拥有人格魅力么?

雄霸不禁暗自神伤,甚至有些怀疑人雄生。

“既然你们不是来归顺我,那找我何事?”

食为仙杀气迸发,喝道:“这还用问,当然是杀了你这个无情无义的狗贼。”

“就凭你们?!”

雄霸可一点儿看不上天池十二煞,他们的武功可都是雄霸为他们寻来的,其中关键弱点,雄霸可是倍儿清楚。

这些家伙根本就不是雄霸的对手,更别说此刻的雄霸已经练成了三分神指,还有着圣心诀加持。

“我们六人,足以将你擒下!”

“哼,好大的口气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