雄霸哪来的自信觉得自己能够打败神母骆仙。

当然是雄霸的三分神指,以及帝释天传授给雄霸的一部分圣心诀,给了雄霸敢于跟神母骆仙叫板的勇气。

若是放在天下会时期的雄霸,给他一万个胆儿,他也不敢直面神母骆仙这样的高手。

可现在今非昔比,今日不同往日,雄霸此刻的实力,可谓是早就发生了质的变化。

三分神指令雄霸的攻击力达到了巅峰,圣心诀又让雄霸拥有了浑厚无比的内力。

此刻的雄霸就像一台配备着微型核反应炉的激光发射器,那是指哪哪遭殃,点哪哪嗝屁,凶残的一比。

就好像开了无cd挂的段誉,又增加了数十倍攻击增幅挂。

想一想都残暴至极。

这便是雄霸胆敢挑衅神母骆仙,并声称要将其项上人头取来的底气。

沈默对此自然是非常满意的,不仅夸赞了雄霸,给他许下了重赏,还命令天罡三十六变随雄霸一起前往乐山。

一方面是协助雄霸对付帝释天,一方面是监视雄霸,防止他磨洋工或者倒戈相向。

是啊!没有幽冥血脉的束缚,像雄霸这样的枭雄又岂会永居人墙之下,此次事件,只不过是雄霸借机接近帝释天(沈默)的举动,若是谎言被拆穿,那可就不好玩了。

常言道,当你说出第一句谎言,便要说出一百句谎言来圆谎。

沈默忽悠了雄霸,在谎言被拆穿前,就必须一直忽悠下去,换个说法就是,往死里忽悠。

于是乎,雄霸在天罡三十六变的簇拥下前往了乐山大城,准备对叛徒骆仙,以及帝释天假扮的走脚商人徐福发动致命打击。

沈默暂时落得清闲,扭头又回到了天门。

为啥要再回天门?!

因为天门除了神母骆仙以及天罡三十六变之外,还珍藏着帝释天千年积累。

天门宝库。

在沈默的心眼之力探查下,宝库的禁制与陷阱根本不值一提,轻松便被化解。

沈默宛如猛虎下山般,利用森罗万象戒将天门宝库席卷一空,连一根毛都没有给第四条剩下。

帝释天万万没想到,自己筹谋千年,积累千年的珍宝,完全是在给别人打工。

他帝释天就是个板砖的。

而且板的还是无用砖,连个回报都没得。

沈默仅仅花费一炷香的时间,便将帝释天千年积累洗劫干净。

然后,沈默便下了天门山,来到村落里,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,自己只是去外面看了会风景的样子,继续用方便面换取牧民们的珍贵药材。

直到第二天夜幕降临,沈默的方便面兑换药材活动才逐渐进入尾声。

天门山上近些年是不会有珍贵的药材了,能采的都被牧民们采光了。

沈默瞅着满满当当的珍宝药材,脸上扬起了幸福的微笑。

这就是穿越者的福利咩!

用着毫不起眼的东西就能换来价值不菲的珍宝,难怪穿越者先辈们削尖脑袋搞商业,这玩意简直就是暴利。

当然,沈默并不计划专职干倒爷儿的活,只是随行而起,玩了一次倒爷的活。

人嘛,总的尝试一些新鲜玩意,这样的人生才足够丰富嘛!

····

两日后,乐山大城。

雄霸一番乔装潜入了乐山大城,而那天罡三十六变被雄霸安置在城外的一处民宅内。

为什么?!

一方面是这么多人进城实在是太扎眼了,一方面是因为这天罡三十六变并非当代豪杰,他们有的居然是千年前的老怪物,最年轻的也有百年高龄,只不过被圣心诀封印,肉身未老。

可这些人的价值观早已经跟现实世界脱节了,有的习惯甚至语言都让雄霸难以接受。

无奈之下,雄霸只好独自一人潜入乐山大城,想法先打探一番情报。

且说那雄霸揣着从倒霉山贼那里借来又不用还的银子,寻了一家酒楼,便是走了进去,开始打探敌情。

“小二,上酒菜!”

雄霸装作一名江湖散客的模样,坐在沿街且视线不错的位置,甩出几两银钱,算作酒钱与打赏。

“好嘞,客官您稍等!”

小二得了赏钱,自然高兴服务如此豪客,连忙去后厨张罗。

等到小二走后,雄霸的目光不禁落在了酒店老板娘的身上,这位老板娘长得格外美艳,肤白貌美,国色天香,宛如仙女坠落凡尘,不觉间竟让雄霸看的有些痴了。

这小小酒楼居然有如此美艳的女子。

雄霸心中惊讶,就是聂人王之妻颜盈与之相比,也大有不如。

雄霸有些动心,但还是压下内心的邪念,毕竟,他此次前来是有大事要做的。

而且,他并非贪图美色之人,只不过是出于人性本能,想要玩一玩罢了。

而就在雄霸观察酒楼老板娘的时候,老板娘也是发现了雄霸,并利用幽冥血脉之力将雄霸到了的信息传给了天池十二煞的食为仙。

这乐山大城,上到官府衙门,下到商铺酒楼,都由天池十二煞把控,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们的耳目。

这件酒楼便是食为仙管理的酒楼,老板娘便是食为仙利用自身幽冥异血转化的小姘头,一方面帮助食为仙打理酒楼,一方面充当耳目,效力圣堂。

得了雄霸到来的消息,食为仙立刻将消息传给血煞堂堂主断浪,断浪又连忙上报给圣堂之主沈默。

一切运转,仅仅是雄霸等饭菜上桌的功夫,雄霸的一切便被监控下来。

沈默此刻虽还在赶回来的路上,但却是通过血脉之力,命令血煞堂按兵不动,继续监视。

沈默不像雄霸那般急切地想要建功立业,他折返回来的时候自然是要慢上一些的。

雄霸一边吃着饭菜,一边放开耳目,打探敌情。

“你们还不知道吧,就在昨日,飞云堂堂主步惊云大人亲手覆灭火云山庄,血洗庄内二百零八口,当真是威猛!”

雄霸一愣,步惊云!你果然背叛了老夫,拜入了圣堂门下,这一次,你必将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。

“那算什么,你们可听说,前几日清风堂堂主聂风以一己之力,未动一刀一枪,就降服了塞外蛮夫,让他们退居百里,不敢靠近丝毫。”

“聂堂主当真是人中豪杰,仁者无敌啊!”

雄霸皱了皱眉头,这聂风他也有所耳闻,乃是聂人王之子,万万没想到已经有了今日之成就,一点儿不比步惊云差。

“哎!你们说的聂堂主,步堂主,在我看来,虽然是豪杰人雄,却是跟血煞堂的断堂主不在一个境界上。”

“哦?何以见得?”

“那聂堂主与步堂主还为人所识所见,但你们谁人见过断堂主的真容?”

众人皆是摇头,细细想来,圣堂当下如此声势,却是没人见过圣堂血煞堂堂主断浪真容。

雄霸在一旁听得仔细,断浪之名他自然是知道的,那是南麟剑首断帅之子,万万没想到,断浪也成为了圣堂一堂之主,还是最可怕的一堂之主。

为什么?

因为没有见过断浪!

那意味着什么?

意味着血煞堂堂主断浪可以是任何人,他可以是你的朋友,也可以是你的邻居,甚至可以是你的敌人。

这种未知感,才是世人最畏惧与害怕的东西。

雄霸突然间有些酸,心底非常不是滋味。

想他雄霸雄材伟略,独霸一方,为何就招不到如此弟子,反倒是让他圣堂门主沈默给全部笼络了去。

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!

雄霸浑然忘记了,他还有一个大弟子秦霜,为了给他守护天下第一山,惨死于绝无神拳下。

雄霸很快便吃完了饭,同时也听到了不少关于圣堂的消息,其中自然包括了灵药堂的信息。

雄霸意识到,以自己的手段,若是加上天罡三十六变有九成的把握能够击杀聂风、步惊云、断浪、徐福,以及天门叛徒骆仙。

但这里面有着一个大变数,那就是圣堂之主沈默。

此人神龙见首不见尾,实力更是神秘莫测,不被人所知晓,若是在袭杀圣堂堂主的时候,这位圣堂之主必然会出手成为最大变数。

而且,雄霸也发现了一个令他怀疑的地方。

那就是灵药堂徐福,此人据说是一个年过半百的炼药师,刚刚加入圣堂不久,还被安排在乐山大城之外。

如此人物,怎么会成为圣堂覆没天下会的主谋呢?

而那骆仙又怎么为此人而反叛帝释天呢!?

这个疑问就像是一颗种子般在雄霸的心底生根发芽,令其渐渐无视那九成的胜算,想要再调查一番,消除内心的疑惑。

雄霸决定,先去灵药堂调查一番,再做定论。

于是乎,雄霸离开了酒楼,出了乐山大城,向着十里外的灵药堂而去。

····

同一时间,远在乐山大城百里外。

天池十二煞中的童皇、纸探花、夫唱妇随、鬼影等人终于锁定了神母骆仙的踪迹,并将其困在一间民宅之中。

没错,这神母骆仙虽是先雄霸一步离开天门山,但她至今还未到达乐山大城。

因为神母骆仙在逃遁时耗尽了自身气力,再加上本身对前往乐山大城的路程不熟悉,以及圣堂的血煞堂多番围捕,使得神母骆仙举步维艰。

最终还是没得逃脱血煞堂的围捕,被困在此处。

神母骆仙脸色煞白,眼眸里闪烁起诀别之色,她意识到自己很可能再也见不到帝释天了,也无法将天门被灭的消息传给帝释天。

今日,很可能就是她殒命之日。

屋外的几人虽然功力不如她,但每一个人都掌握了某种强大的邪术,这让重伤未愈的骆仙难以招架,为之而死,只是时间问题。

天池十二煞也是担心骆仙被逼的太紧,生出鱼死网破之念,所以,并不着急袭杀进去。

只是慢慢地拖着,似乎在等待着什么。

神母骆仙虽不知根由,但还是抓紧时间恢复自身功力,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大战。

约莫半天的时间,屋外的天池十二煞终于有了动静。

神母骆仙立刻停止修炼,透过木质窗户缝窥探而去。

只见一名俊美男子款款走来,天池十二煞皆是为之跪拜,称呼其为主人。

神母骆仙恍然,原来他们是在等人。

而这个人就是决定她生死之人。

神母骆仙深吸一口气,知道事情已经不能再拖延了,此刻的她反倒是有些释然。

于是乎,她缓缓打开房门,小荷轻点般走出屋外,欠着身子说道:“小女子骆仙,不知因何事惹得这位大人如此招待?”

这俊美男子不是别人,正是沈默。

“神母骆仙,你可不是什么小女子,按照年龄来说,你没有三百,也有二百了吧!”

骆仙脸色一沉,意识到此人对天门所知甚深,看来并非偶然,乃是刻意与天门为敌。

“既然你已经知晓,那我便不再多言,我且只问你一句,今日,我能够离开这里!”

沈默笑了笑:“你说呢!”

骆仙眉头紧锁,并非从沈默的身上感知到杀气,但却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,此人绝对没安什么好心。

“事到如今,还要为难我一个女子么?”

沈默面对骆仙质问,也是坦然道:“我给你两条路,第一死!”

“那么,第二呢!”

嗡!沈默利用幽冥血族之力,挤出一滴幽冥异血,控制其缓缓漂浮在半空中。

“第二,接受它!”

骆仙瞪大了眼眸,她活了几百年,即便是从帝释天手中也从未见识过如此神奇的景象。

此人居然从自己体内挤出一滴精血,并控制其缓缓漂浮,并且,这滴血散发着另其忌惮莫名的恐怖气息。

这是何等的手段啊!

骆仙沉吟片刻,问道:“这是什么?!”

“一个能够让你获得无尽生命,以及强大能力的东西。”

骆仙愕然,她看向了天池十二煞,他们的气息与那滴血是那么的相似,而他们之前所展现的诡异能力,也在这滴血中隐隐浮现。

骆仙相信,只要自己接受了这滴血,她便能活,便能得到连帝释天都梦寐以求的永生,甚至于更加强大的力量。

但真的就这么简单么?

“它的代价是什么?”

沈默笑了笑,直言道:“你的一切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