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太后怒火中烧,早就乱了方寸,只知道寻个人撒气,也不管是不是胞弟了,冷笑着:“安?如何安得了,本宫小瞧了献宗,还留了这么一手。邕王为摄政王,还有本宫的出头之日!贤妃的死,还是个忌讳。”说到最后声音小了下去。

只要邕王没回京,一切还未成定局。这是唯一的机会,若是错过了,陆家就真的无出头之日了。陆铭远倒是沉静,可是只有他自个清楚心中的翻涌起伏。若是信使送的快,邕王恐怕该启程来长安了,不能再迟疑。陆铭远白净的面上满是冷硬,眼中眯起,狠毒又带着杀气的盯着前方香炉,暗自筹划。

“你想想办法!”陆太后瞧他不言,起身催促道。

陆铭远猛然抬头看向陆太后,肃声说道:“娘娘,不能让邕王有机会回到长安!”

人出门在外,怎么着能不遇上个意外。实在不行,还有拿虎符调兵这条路可走,无论如何,不

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。

原网页地址:http://www.huoq.com/books/49970/6083546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