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初笛看了他一眼,便离开了。

门刚关上,病房里那双紧闭的眼睛遽然睁开。

幽深的眼眸冷了下来,如同冰封了一般的凛冽。

除了冷,没有任何的温度。

她把他甩开了!

他的手背上,还遗留着她的温度。

可她把他甩开了!

没有一丝一毫的留恋,就这样迫不及待地离开。

他的病历对她来说,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。

好像她直接把他舍弃了一般。

霍骁缓缓紧握成拳,似乎要捕捉她留下的温度。

可抓到的却是空气,什么都留下。

心,微微地抽痛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。

原网页地址:http://www.huoq.com/books/164819/6083610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