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声的对视和沉默在两个人之间停留,久久不能散去。

“这话你只与我说了便好,千万不要出去与别人说,否则对你没有好处。”陆文昭转过头,终是没有再和周妙清继续坚持对峙下去。

也许是她眼中的光芒太清澈,一双秋水般的眼眸中的神采,令他没来由的紧张。

“陆大人口口声声对我说抓捕北斋先生是为了朝廷,昭狱设立也为了公理。”

“但你扪心自问,近些何年你们的所作所为真的能称得上‘公理’二字吗?”

这话一出口,陆文昭背过身去不再看周妙清,他脸上的神情莫名。

“山西有匪患,辽东又有建奴寇边,但朝廷却把这心思花在内斗上。”周妙清不禁轻声说道:“费了多少力气,只为了抓一个小小的北斋先生。”

唰!

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。

原网页地址:http://www.huoq.com/books/144102/6083573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