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看一眼坐在周氏旁边抿着嘴唇不出声的李春兰,瘦瘦小小的一只,头发是自己尽量打理得整齐,虽然没什么好衣裳穿但是也是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,看着是很寻常的一个内向姑娘。

李秋兰不禁心中感慨,她和李春兰虽然是姑侄的名头,但年纪实则是差不多的,又都是女儿家,待遇却是如此的千差万别,可见不论是在哪里,人生大概都有些许的不公平吧。

;大嫂,你这话说的,好像我们多欺负春兰似的。

都是一家人,怎么就大嫂腻说话这么见外呢?还是大哥不管事儿,我看大嫂你啊真应该学学大哥,息事宁人!钱氏身材跟个矮冬瓜似的,成天都是油腻的八卦相,平时不跟人吵架,没想到真吵起来嘴皮子还挺利索。

周氏生气道:;我见外?这个家里头哪房不见外,谁把这儿真当自己家了!?

周氏这一番话说得很是

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。

原网页地址:http://www.huoq.com/books/136862/6083606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