坤宁宫内。

望着紫桃那满是伤痕的手,卢婉洁满脸自责。

“都是我的错,是我害的你。”

“若是没我,你那里会受这些伤,都是我的错……”

“小姐说笑了。”

“护着主子都是奴婢应该做的。”

紫桃轻笑了下,抬头望着卢婉洁:“只要小姐没事儿,就算奴婢死了也是无憾的。”

卢婉洁与紫桃那是从小一起长大的。

两人名为主仆,实则她们之间的情意早已如姐妹一般。

若非如此,紫桃也不会事事都真心实意的为卢婉洁着想。

若没她的舍命相护,她哪里还能是这般模样的站在李承乾的身边呀……

而听闻

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。

原网页地址:http://www.huoq.com/books/133419/60835593.html